本報記者覃黎娜報道
  近期,圍繞中國東海防空識別區,東亞地區形勢緊張程度上升。中國外交部昨天表示,一直與有關國家保持溝通,但指責日本“口口聲聲始終敞開對話大門,但真要對話,它又關起門來。”
  與此同時,美國副總統拜登按照原有計划出訪日中韓三國。在接受瀟湘晨報記者採訪時,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表示,東亞局勢對於奧巴馬現有的亞洲再平衡戰略來說,是一個挑戰,拜登訪華期間可能會談及四方面問題,防空識別區問題是其中之一。
  拜登訪華可能會談什麼?
  瀟湘晨報:有外媒稱,圍繞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爭執,使得拜登東亞“出差”不那麼簡單,您如何看待這一觀點?此次訪華行程焦點可能在哪些方面?拜登面臨哪些挑戰?
  金燦榮:我推測拜登訪華主要會談四個方面的問題:
  1.今年中美關係的小結。今年通過雙方的努力,與前幾年相比有改善,這需要雙方的鞏固。
  2.討論熱點問題,如朝核問題、伊核問題、阿富汗問題以及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問題等等。
  3.全球問題,如糧食安全、氣候變化、新能源開發、打擊海盜等都需要中美兩國的合作。
  4.中國與周邊某些國家的緊張態勢,這包括美國的一些盟國,東海防空識別區問題就會包括在此。我認為防空識別區會談,但是不會像日本和美國媒體期待的那樣重要。
  挑戰就在於中日對防空識別區的解釋完全是反的。現在拜登正在日本訪問,面對日本的訴求,美國估計暫時只能在這個問題上兩邊“抹稀泥”,調解矛盾。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什麼樣?
  瀟湘晨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前段時間表示,美國正在尋求與中國的“一種新大國關係模式”。您認為這會是怎樣的模式?
  金燦榮:在探索新型的中美關係方面,首先提出來這個概念的是中國。去年習近平以副主席的身份訪美期間,就提出過新的中美關係模式。今年9月5日,在G20峰會上,習奧第二次見面之時,奧巴馬回應了“新型的大國關係”。這是美國首次回應。兩星期前,賴斯再次確定了美國正在尋求“一種新的大國關係模式”。
  具體的模式現在是沒有答案的。美國的表態表現了美方願意合作的態度,中國是非常歡迎的。
  美將如何要求日本扮演在東亞的角色?
  瀟湘晨報:拜登此次出訪,會將如何要求日本在東亞地區的作用?特別考慮到日韓關係走冷以及日中關係緊張的局面。
  金燦榮:日本是美國盟國,但是他們之間又有較複雜的定位,現在是美主日從的狀態,美國要求日本承擔更多責任,美國想回歸亞洲,但又遇到財政危機,所以美國想更多借助日本的力量。
  另一方面,美國又擔心日本走過了。我今年4月與小布什的國家安全助理有一次對話,他明確表示若日本右翼走到極端,美國絕對不會答應。因為這樣的話,美國在亞洲的合法性就喪失了。
  美國可能如何踐行亞洲“再平衡”?
  瀟湘晨報:有觀點認為,拜登此次出訪,是對奧巴馬的亞洲“再平衡”政策的實踐,拜登可能會如何把握這個“再平衡”?
  金燦榮:東亞局勢的確是對美國外交的考驗,美國如何平衡這個局勢要求它外交的巧妙性。日韓關係,美國一直在勸,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前不久在同韓國總統樸瑾惠見面時,還向樸槿惠提出了一個尤其迫切的請求:努力和日本搞好關係。但樸瑾惠卻要求美國,希望華盛頓迫使東京變得“規矩一些”。美國在這個問題上相當為難,兩個盟友的矛盾很難調和,現在只能觀望吧。
  領導人私交可能起多大作用?
  瀟湘晨報:拜登表示自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私交甚好,這種特殊友誼在此次訪華中能起到何種作用?
  答:從外交實踐來看,領導人之間的政治互信,對兩國關係的處理是有利的。拜登的確跟習主席的交往不錯,這個應該對兩國關係是一個正面的因素,至少溝通起來,氣氛可以放鬆一點。但個人關係因素大到何種程度很難說,中美關係是大國關係,這是兩國基本戰略態勢決定的,不過,兩國的戰略態勢現在尚好,所以對於兩國交流而言,這次應該會是令雙方高興的一次交流。
  拜登、卡梅倫訪華撞時間,有何背景?
  瀟湘晨報:拜登訪華恰逢英國首相卡梅倫攜最大規模代表團出訪中國,卡梅倫更是向《衛報》表示英國要做中國在西方最大的支持者。英美高層訪華的這一時間巧合及其本身動機是否反映了中西關係趨勢上的變化,您如何看待這種變化?
  金燦榮:卡梅倫的情況有點特殊,他一年多沒來中國了,導致了英國與中國的關係落後於法國、德國。英法德是歐洲三個強國,他們之間實際上是相互牽連,在很多問題上也相互較勁。近年來法德和中國的關係很好,特別是德國。歐洲有些抱怨,說中德有特殊關係。在這樣的背景下,卡梅倫就有些著急,說話肯定也說得重一點,卡梅倫所說的“最大支持者”不能太當真。
  卡梅倫此行目的一是加強中英經貿關係,二是戰略性目標,即通過加強與中國的關係,彌補同德國之間的差距,增強英國在歐洲內部的地位。
  (原標題:拜登訪華,可能談四個方面問題)
創作者介紹

結婚週年紀念

ox59oxiw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