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富:製造海天盛筵
  如今,海天盛筵似乎已經成為了一個“網絡成語”,專門指涉有富商和嫩模參與的不雅派對。實際上,海天盛筵只是一個針對游艇、商務機等奢侈品的展銷會。因為受眾的不菲身家和私密性質,一直引人猜測。而那些“外圍女”也成為讓展會主辦方無可奈何的群體。製造海天盛筵的那個男人,在今年不得不從幕後走到台前,解釋自己親手打造的這場盛宴
  本刊記者/王臣 (發自深圳)
  48歲的王大富身高將近一米八,膚色黝黑,體型結實。他穿著一條亮灰色長褲,配了一件圖案豐富的襯衫,外面套著純白色的休閑西裝。鼻子上始終架著一款時尚的墨鏡。見到客人,王大富就放下手中的雪茄,從紅木椅子里站起來,熱情地握手,笑聲爽朗,然後雙手遞上名片,親手沏上新鮮的靈芝。
  他的這間辦公室位於深圳的市中心,可以一覽無餘地看到整片深圳灣和對面的香港市區。會所里,擺滿了紅酒、茶、雪茄和各種貴重的工藝品。但即使如此,這個占地數千平米的辦公區域跟王大富在海南擁有的高級會所相比,又相形見絀了很多。
  這個男人,製造了海天盛筵。
  “海天盛筵那麼好玩呢?”
  “喜歡海,喜歡游艇運動,三亞沒有別的地方可以玩這些,大家就到我那裡玩咯。”王大富這樣低調地形容自己和一眾名流的交往。後來,這個圈子中很多人成為了海天盛筵的貴賓。
  2013年之前,王大富一直是一個“悶聲發大財”的中國地產商。但去年春天,海天盛筵意外地火了,並且讓人們知道了一個新穎而別緻的名詞“外圍女”。一年後,王大富不得不面對媒體一次次解釋真正的海天盛筵到底是什麼樣子。在官方媒體的鏡頭中,這個中年男人用一口極不標準的普通話,有些費勁地闡述著“海洋強國戰略”或者“企業家的物質生活與精神的平衡”。
  王大富的節奏是被幾個電話打亂的。
  作為一個擁有14家投資控股企業、總資產逾百億元的企業老總,王大富的生活是每天早早起床,不到九點就來公司開始工作。下午的時間用來和朋友打高爾夫球。如果在海南,偶爾會抽出時間坐游艇出海。
  2013年春天的那個下午,他在高爾夫球場上接了幾個電話。語氣都是調侃。“海天盛筵那麼好玩呢?你也不通知我?” 王大富有些莫名其妙地應付著,幾個政府領導秘書的電話就頂了進來,語氣已經變成了詰問,“你幹了什麼事?!”他有些蒙了。才趕緊找下屬問情況。
  2013年,他創立的海天盛筵已經是第四屆。作為一個售賣游艇、商務機、珠寶等奢侈品的高端展會,這一年,海天盛筵的成交額已逾十億。由於客戶窄眾,除定向邀請的目標客戶,極少有人知道海天盛筵。
  直到2013年4月3日下午。一個新浪微博用戶發表了多張照片,並稱這些照片是自己拍攝於在三亞舉辦的“海天盛筵”。照片中有很多穿著暴露的美女。微博聲稱“海天盛筵”涉嫌組織淫亂派對。
  隨後,這些內容被瘋狂轉載。
  鴻洲集團執行總裁、海天盛筵籌備組組長劉文群是最早看到這些圖片的。“明顯是偽造的,我們現場沒有這些。”他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當時他並沒太當回事,但在微博上被傳得滿城風雨時,劉文群一下子高度緊張起來。
  劉文群把知道的情況彙報給王大富。剛開始,王大富顯得很淡定,“這種事,澄清了就好。”他說。王大富的輕描淡寫令在場的下屬覺得不可思議。
  鴻洲集團很快發表聲明,稱海天盛筵從未組織策划過任何網絡上聲稱的活動或派對,參與海天盛筵官方活動的參與者都可以為此作證。但這樣的澄清毫無意義。劉文群氣得在辦公室大吼。公司里的氣氛越來越緊張,每天都有下屬對王大富彙報。他們認為,情況愈演愈烈,完全不可控了。王大富也開始著急,讓下屬“趕緊想想怎麼辦!”接連幾天,公司中包括王大富、劉文群在內的所有高層全天開會商討對策。最初,鴻洲集團想提起訴訟,但分析下來,覺得對方“是自媒體,又打的是擦邊球”,起訴要花大量的時間和代價,而結果並不一定好。
  公司開始給涉嫌造謠者發律師函,到公安局報案,與政府部門溝通,陳述現場情況。私下,主辦方通過各種渠道找到發微博的人,希望他們澄清情況。但基本沒有效果。
  開始有廠商抱怨主辦方的聲明力度不夠。“我來參加了,可家人朋友沒來,你們應該站出來給我們證明啊。”他們對鴻洲集團品牌總監張浩波這樣說。但張浩波也無能為力,“當跟無數個已經認定是那樣的事實的網民去解釋、對抗時,你就知道有多難了,幾乎是不可能澄清的。”他對《中國新聞周刊》,“後來我們也放棄了這樣的方法”。
  在網絡輿論發酵的最初一個月,王大富密集與公司高層開會商量對策,跟客戶和政府部門的解釋情況。“那段時間,董事長壓力很大。”劉文群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最終,關於海天盛筵的負面風波也未能徹底結束。當鴻洲集團品牌總監張浩波把所有的結果彙報給王大富時,王大富只簡單說了一句,“我知道了”。在張浩波的理解中,當王大富說“我知道了”時,就意味著,“這些後果,他能承受”。
  這成為了王大富20多年商業生涯中的第一次公關危機。
  “沒有我的允許,模特不得入內”
  “淫亂派對”事件半年之後,一直和王大富合作的《中華寶艇》雜誌與鴻洲集團分道揚鑣。這家專註於游艇生活方式的媒體一直負責往屆海天盛筵的招商和宣傳工作。
  合作方離開後,參展廠商也紛紛持觀望態度。一些政商名流和娛樂圈明星唯恐與“海天盛筵”扯上關係。
  王大富開始計劃為2014年新一屆海天盛筵邀請一位形象正面的男星做代言人,表明健康的企業文化。他想到了好朋友、著名演員張嘉譯。但張嘉譯的經紀人極力反對。王大富懊惱地直接打電話給張嘉譯,“你那麼瞭解我,我做的事你最清楚啊,前幾屆你都是帶著老婆參加的,你知道很健康啊!”張嘉譯爽快地答應了邀約。“很給力啊!”王大富欣喜地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
  但參加這一屆海天盛筵的明星也只有張嘉譯一個人。參展商方面,由於政府高調“反腐倡廉”,除了游艇、公務機以外的奢侈品牌展場空空如也。
  但這一屆冷清了許多的海天盛筵,絲毫沒有減輕王大富的壓力。從始至終,公司上下都處於高度戒備狀態。他們提前幾個月就開始搜集信息,看到哪些富二代、網絡紅人提前到三亞舉辦派對,就開始時刻監控動態。
  展會期間,鴻洲集團執行總裁、海天盛筵籌備組組長劉文群時刻帶著二三十個保鏢監控現場。晚宴時,有幾個廠商的模特想進場地內發放品牌宣傳資料,被劉文群擋在外面,“除了工作人員,沒有我的允許模特不得入內。” 有一個游艇廠商為了營銷,在微信上邀請客戶參加私人派對。而這條消息又一次被傳為“嫩模裸體派對”。劉文群當即找到廠商老闆詢問情況,並且整個晚上都帶著保安,盯在現場。與此同時,王大富照例要出席海天盛筵所有重要環節,開閉幕式、盛大晚宴、展會現場……要接待每一位重要客戶、海南省的政府官員、意大利大使、游艇廠商、戰略伙伴等等……“四天里,老闆一直是連軸轉的狀態。”鴻洲集團董事長秘書鐘剛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即便如此,每一天,王大富都要關心展會現場的監管情況。劉文群把三天內遇到的所有問題都如實告訴王大富,雖然王大富也覺得似乎“緊張過頭了,讓廠商不滿意了”,但面對輿論壓力,仍然無可奈何。“儘量把我們自己的工作做好,萬一齣現問題,該起訴的起訴,該和解的和解,該追查的追查。”王大富告訴劉文群。
  主辦方只能管控自己的官方活動和官方展場,至於那些“外圍”活動,他們不可能監控也無法管理。今年海天盛筵結束一周後,傳聞仍然不絕於耳。某種程度上講,海天盛筵如今已經演變成了一個“網絡成語”,專門指涉有富人與嫩模的參與的淫亂聚會。
  “這個土壤就是會滋生這些,我管控不了,也沒法控制別人怎麼說……”王大富頓了頓,雙手攤開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沒什麼喪氣的,人不可能一直一帆風順。”
  “擅長跟別人打交道”的地產商
  海天盛筵上推廣的奢侈品和相應的生活方式,在王大富身上都能得到體現。這個48歲的商人,喜歡開賽艇、打高爾夫、開跑車,聲稱自己的人生哲學是“健康地享受生活”,“財富與生活應該相平衡”。在三亞,他的別墅緊挨著碼頭,出海歸來,把游艇停在海邊,就可以走路回家。
  1966年,王大富出生在海南新坡,一個離大海還有20多公里的村莊。父親是當地供電所的職工,母親是農民。王大富是老大,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權當“半個家長”。
  1986年,王大富高中畢業。因為比較調皮,總是打架惹事,父母覺得生氣,也擔心引來報複,決定讓他去深圳“自己闖江湖”。臨行時,父母給了他300塊錢。
  到深圳後,王大富找了家工廠,每天在流水線上做塑料花。收入只夠溫飽,不到半年,王大富就辭職了。那段日子,如今回憶起來,他用了一個表達極端痛苦卻又不太達意的詞,“天崩地裂。”
  彼時,深圳特區剛剛成立六年,充滿機遇和可能性。20歲出頭的王大富開始嘗試各種生意,倒賣電視機、錄像機,後來又做男裝生意。他每天騎著摩托車,從大梅沙進貨,再運到蛇口去賣。服裝生意越做越順,王大富把它擴大成服裝加工廠,由別人投資,自己負責經營管理。這個曾經只知道打架惹事的年輕人終於在經商上發現了自己的天分。“擅長跟別人打交道”“溝通能力強”“擅長挖掘機會”。如今,坐在奢華的辦公室里,王大富這樣對《中國新聞周刊》總結年輕時的自己。很快,王大富開始進入石油進出口貿易的生意,賺到了自己人生中實實在在的第一桶金,“一筆買賣下來,就能凈賺上百萬。”王大富回憶。
  上世紀90年代初,他去香港旅游,在香港的港灣,第一次登上私人游艇。當時自認為已經“有點小錢”的王大富,還是被震撼了,“那時候一個游艇要幾十萬,上百萬,想都不敢想啊!”即使身價已經不菲,王大富還是很難捨得花上百萬購買一條船。
  王大富把自己的經商之道總結得很簡單——“看準時機,跟很強大的人合作”。1990年代末,中國房地產市場發展迅猛。王大富又迅速地搭上了這班車。1998年,他創立了鴻洲集團,主營業務就是房地產,並開始在深圳投資項目。
  很快,在萬科工作了12年的劉文群被吸引過來,他看中王大富“有投資眼光,會把握時機、政府政策”。2002年,海南實施舊城改造,王大富看準時機,投資建設的項目迄今仍是海南最大的舊城改造項目之一。
  2010年前後,國家層面開始推進海南國際旅游島建設,王大富也在加大旅游產業的投資,陸續興建了旅游度假酒店,成立了游艇會、馬術俱樂部、名車會……
  對於自己的經商之路,王大富毫不諱言,“沒失過手。”他這樣總結。直到2013年,海天盛筵上傳出了醜聞。
  “他很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海天盛筵也並非一蹴而就。對於游艇文化的推動,王大富有自己的節奏。2005年,他把“游艇會”的概念第一次引入中國。
  他在歐洲、澳洲旅行,看到住在海邊的人幾乎家家玩游艇,出海、釣魚、運動,全當是生活消遣。那時候,他對市場的判斷還比較感性,“只覺得國外有,國內也能有”。
  回到公司,他把投資游艇的想法和內部人討論,遭到了幾乎一邊倒的反對。“投入巨大,市場空白,前景渺茫。”鴻洲集團執行總裁、海天盛筵籌備組組長劉文群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大家還是覺得,主營業務是房地產,這不能偏”。
  但王大富決定一意孤行,他一口氣買了兩條37尺長的游艇,六條摩托艇,先後在游艇會所投資了3億元。他只是將國外的模式直接複製到國內,“當然,結合國內的形勢,國人喜好,稍加改良。”王大富如今這樣回憶。
  王大富所說的“改良”指的是,國外的游艇放在碼頭,為了方便出游;而在國內,他把游艇放在高檔會所里,為了“招攬房地產生意”。客戶在這裡吃飯、喝酒、開會,“游艇還只是個噱頭”。他觀察,在中國,買游艇的客戶,只有極少數是真正喜歡這項運動的,這些基本是海歸商人,而其他絕大部分,是“富得流油的有錢人,以此招攬生意,接待客戶,享受奢華”。
  其實,王大富更加看重的是通過游艇會,能接觸到的人脈資源。2007年,他再次不顧公司內部的反對,斥資四五千萬,從意大利購買了世界頂級游艇“博星72”,這在全亞洲尚屬首例。“這樣一項投資,就相當於給自己打了一個有轟動效應的廣告啊。”王大富對《中國新聞周刊》坦言,購買頂級游艇最重要目的就是“拉動行業關註度”。果然,新聞爆出後,圈中眾多好友致電道賀,越來越多的社會名流慕名加入他的游艇會。
  雖然賺到了“吆喝”,但直至2010年,王大富在游艇上的投資仍然入不敷出。但那一年,他覺得自己等到了一個機遇。2010年1月4日,國務院發佈《國務院關於推進海南國際旅游島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天時、人和。”如今,王大富這樣總結。
  於是,王大富找到《中華寶艇》雜誌社,決定合作創辦“海天盛筵”——集游艇、公務機、世界頂級奢侈品於一體的展銷會。《中華寶艇》負責人李雯雯擁有更多的客戶資源,所以負責一切招商、宣傳工作,王大富負責所有硬件設施的提供、對接。
  第一屆海天盛筵的招商頗費周折,在這個領域,中國是個新興市場,王大富的公司又剛剛涉足其中,很難與國際頂尖游艇廠商建立信任。但後來,這些廠商基本都被王大富直白的解釋說動了,“中國有錢人很多,只是還不知道怎麼去消費,現在就是大家要引導、帶領這種市場。不信,你們想想中國20年前的汽車、高爾夫市場,再看看現在。”
  就這樣,第一屆“海天盛筵”逐漸成型,吸引了150個參展商,包括世界7大公務機品牌,王大富和李雯雯通過個人關係也邀請了很多明星。這個頂級奢侈品展會的客戶由王大富定向邀約,媒體方面也只邀請了旅游和游艇界的圈內媒體,由於普通人不可能成為海天盛筵的目標受眾,主辦方也從未想過要向大眾展示這個盛會。
  王大富沒從中賺到更多的利潤,他得到的是更大的無形資產。比如,每年展會期間,大大推動了當地周邊的旅游產業,交通、餐飲、酒店行業都被帶動起來。王大富在展會上邀請了西班牙、意大利駐華大使參加展會,進一步拓展了自己的人脈。
  海南省也已經將其視為三亞的一張城市名片。於是,王大富準備在文昌、臨高繼續拓展自己的游艇會項目時,得到了當地政府的一致歡迎。
  去年“外圍女party”事件之後,很多鴻洲集團的員工第一次在王大富身上看到了“焦慮”。他從早到晚開會尋求對策、主動問起公關進度、與廠商談合作時親自出馬,也會因為邀請明星參加新一屆展會被拒發怒。
  王大富決定吸取教訓,今年的海天盛筵,他將之從一場私密的富人聚會變得“讓大家知道”。甚至設立家庭套票,邀請客戶與家人一起參與。並設置了一天“公眾開放日”。那些對游艇毫無消費力的普通游客只能增加無謂的人氣,引起了參展廠商的不滿。但王大富只能對他們一一解釋,並堅持如此。但外圍女、嫩模與土豪,仍然是有關這屆海天盛筵網絡人氣最旺的關鍵詞。那些等在酒店大堂的姑娘和聊天軟件中與人談價格的實錄似乎都是不爭的事實。“海天盛筵外圍party”的輿論風波再一次爆出後,鴻洲集團只能發表了一段充滿無力感的聲明,“即使存在淫亂派對,也非官方組織所為,與主辦方無涉”。
  “事情總要一分為二,現在看,全世界都知道海天盛筵了。”如今,王大富這樣對《中國新聞周刊》說,語氣中有無奈也有些淡然。
  海天盛筵還將持續下去,王大富篤信游艇和海天盛筵給自己的影響永遠利大於弊,“一直以來,這些對我來說是全方位的,是愛好,是生意,更是我拓展資源、打開其他生意大門的敲門磚。”他對《中國新聞周刊》坦言。
  今年,王大富準備斥資3億元再購買一艘超級游艇——長達上百米,能容納近200人,奢華程度僅次於游輪。
  (實習生劉晉榮對本文亦有貢獻)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結婚週年紀念

ox59oxiw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