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報評論員 付小為
  日前,媒體接連曝光了兩起發生在山西省境內的“蹊蹺”案件。一起涉及三年前的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另一起則是一價值18億礦產被認定破產後“轉入”多名官員名下。
  兩起案件都記錄於山西省紀委調查報告。幾年來,與案件關聯的當事者,不管是當事人家屬,還是當事人本人,都沒有停止過“討回公道”上訪舉報的腳步。然而,無論他們再怎麼努力,他們手中的證據多麼充分地指向荒唐的、不能自圓其說的結論,甚至有案件接觸者亦覺察到了破綻,都無法改變申訴幾經輾轉,認定結果巋然不動的命運。冥冥中,好像有隻無形的手左右著這一切。
  把有理由認為是殺人案件的非正常事件的定性為自殺,一個運營良好的礦產企業莫名其妙就破產了,明顯的指鹿為馬、顛倒黑白,難道沒有人看得出來嗎?正是帶著這種強烈的不公感,以及對正義的追求,當事者不斷地奔走呼喊,但他們可能還不知道,在所有是非認定的背後,確實有一隻手在默默操縱。而直到今天,這個幕後人——前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一度主管山西省紀委的金道銘終於浮出水面。
  隨著今年2月金道銘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以來,一些與他相關的案子便有了重啟調查的傳聞。就目前來看,媒體曝光的薛國軍非正常事件和衛憲法礦產轉讓案只是其中的兩起。
  事實上,金道銘利用手中權力“擺平”案件,在山西官場已經算不上秘密。在紀委履職期間,金道銘不但敢於直接插手案件處理,而且其插手的案件,很多已是“露頭”的腐敗案件,甚至轟動全國。不過,這些都沒有妨礙金道銘“大膽”介入。可以說,只要他有插手的意願,就沒有他管不了的案子,也不難推知,一旦有他介入,案件定性、處理結果就無關公理,全憑他決定。
  從已經看到的,一件件與金道銘關聯的案件里,可以強烈感受到他擁有的權力及其釋放出的能量。刑事殺人案件不予立案,手中財產被無端奪去,明顯的非正義,明顯的冤屈,只要“搞定”金道銘,他就能幫你擺平。這種打通各部門關節,翻雲覆雨、隻手遮天的能力,早已突破了對職權分工,有所監督制約的“有限權力”的理解。
  更可怕的是,這股力量長期存在,並持續壓制著事實呈現,公義伸張。金道銘在任一天,冤屈就不能洗清,案件永遠翻不過來。那些遭受不公的人,有的會抱著執拗的心在追求正義的路上徒勞地跋涉,有的則像死去的薛國軍那樣深知向任何一方求助都不會有出路,最讓人絕望的是,對於冤屈者而言,他們甚至不知道是誰在操縱著這種局面。
  怎麼打破這種僵局呢?冤屈者、受害者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無效的。金道銘落馬,此前“定性”的案件一一披露,中紀委調查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可從本質來說,究竟該由腐敗案件牽連出權力無所顧忌、混淆是非的行為,作為腐敗行為的佐證,還是這些濫用權力、顛倒黑白的行為本身就足以終結官員的政治生命?兩起與金道銘有關的案件,無疑提出了一個指向權力系統內部,關係權力制度調整的深層問題。  (原標題:權力隻手遮天的危害更甚於腐敗)
創作者介紹

結婚週年紀念

ox59oxiw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